疫情下的航班客舱消毒队
来源:疫情下的航班客舱消毒队发稿时间:2020-04-05 10:23:57


该项目的主要参与者,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说,去年九月PREDICT团队资金枯竭,无法继续野外研究工作,而数十名科学家和研究员也因此被解散。“我们不能放弃这样大规模,具有主动预见性的流行病预警计划,这是至关重要的,”达萨克说,这项计划本该对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范起到作用,而去年的削减行动,“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短见的做法”。

“这就是个笑话。”一名参与采购协商的美国官员说。“我不明白为何还不颁布全美‘居家隔离令’?” 在新冠疫情肆虐美国之际,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站出来表达了这样的不解,这也是福奇在公开场合又一次与特朗普“唱反调”。

1月21日,西雅图报告美国首例本土病例。两天后,中国开始在武汉采取“封城”的严厉举措。一名参加白宫会议的美国官员说:“这好像是哇的一声,相当于里氏8级的地震”。

福奇的观点再一次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观点相背。

美国加州州长 加文·纽瑟姆

该预警项目名为PREDICT (预测),于2005年H5N1禽流感爆发后启动,致力于从搜集到的10,000多只蝙蝠和2,000多只其他哺乳动物标本中寻找危险病毒。该项目一共发现了大约1200种可从野生动物传播到人类的病毒。洛杉矶时报指出,这项发现说明了“全球流行疾病的潜在信号”。该计划确认的病毒种类中,有160多种属于新型冠状病毒,高度类似于目前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报道还指出,接受该项目培训的科研人员和实验室就包括识别出本次病毒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1月3日,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收到来自中国方面的正式通报。几天之内,美国情报机构开始在给总统的每日情报简报中,对新冠病毒的严重威胁发出警告。但随后几周,特朗普一直未予重视。

2月初,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应对传染病的1.05亿美元资金消耗殆尽。当时,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新冠病毒的威胁看起来仍很远。但是对于负责储存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灾难看起来越来越难以避免。由于资金不足,美国的N95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

美国确诊病例超30万 福奇:不理解为何还不颁布全美“居家令”

1月29日,美国新冠任务小组正式建立,主要任务是聚焦边界管控等问题——应对从中国撤回的人员。1月31日,美国正式宣布将限制非美国公民从中国入境美国。这也是特朗普至今最“引以为傲”的一项防控措施。